精液と汗と


Severe Combined Immune Deficiency ← 嚴重混合型免疫缺乏
by Alice_reiko
S M T W T F S
1 2 3 4
5 6 7 8 9 10 11
12 13 14 15 16 17 18
19 20 21 22 23 24 25
26 27 28 29 30
管理人
エリス・玲子
台湾台南人
家頁無限期閉鎖


※因為很少上來這裡,每次來都在刪惡意廣告,所以把留言跟引用功能關閉了,如需要連絡請到Trash the Pride
カテゴリ
以前の記事
最新のトラックバック
我也很幸福...
from 悲しい遊園地

嚴肅的早晨

星期六被公事佔了一半。

早上是大體啟用感恩儀式,丟臉的在一開始合唱團上去唱兩首歌就哭的淅瀝嘩啦。聽著歌詞就想到六月爺爺過世的時候的事情,唉~

第一首歌我不知道歌名,不過內容大概是以死者的身分,在跟世界道別,安慰親人這樣。
第二首則是掌聲響起,聽說是某位大體老師也有參予創作的歌曲。

掌聲響起
作詞:鄭國江 陳桂芬 作曲:陳進興 編曲:張兆鴻

孤獨站在這舞台 聽到掌聲響起來 我的心中有無限感慨
多少青春不再 多少情懷已更改 我還擁有你的愛
想起初次的舞台 聽到第一聲喝采 我的眼淚忍不住掉下來
經過多少失敗 經過多少等待 告訴自己要忍耐

掌聲響起來 我心更明白 你的愛將與我同在
掌聲響起來 我心更明白 歌聲交會你我的愛

經過多少次舞台 聽到多少聲喝采 我的眼淚還是會掉下來
經過多少失敗 經過多少等待 告訴自己要忍耐 我用誠意換你的愛


蒨蒨說看到那位老師的妻子在哭,自己也會跟著哭>"<
總之場面就是一整個莊嚴肅穆加感傷。

醫學系的學長在說去年的修習心得,也啟發了很多吧!
其實自己捐大體說是很容易,但是如果是身邊的親人捐大體,你又可以接受嗎?

捐大體不只是自己的問題,而是整個家族的問題。
畢竟我們的社會有我們的習俗,那種規範跟道德壓力、內心的譴責煎熬等等等,已經不純粹是在世人要不要成全往生者的心願這樣簡單的問題了。

因為習俗的關係,大體老師們在實習結束前,軀體都還留在世上,對大德家屬來說,那不是一具屍體,而還是他們認識且深愛的親人,遺體留在世上,更會讓家屬覺得親人好像還活著。

但是其實大體老師在經過處理之後,已經跟一般肉體有很大的差別,在洗大體的時候的不真實感,很容易讓人有些麻痺;而身為老師們的學生的我們,要怎麼去平衡這樣的感覺,必須真真正正認知到大體老師曾經活過、愛過,心內自然油然起敬。

這也是安排學生去訪問家屬的用意,先認識到老師是怎樣的人,才能因認識而熟悉而尊敬,除此之外,往生者離開人世之後,活著的人要承受的,也是我們身為醫者必須要擁有的同理心,訪問家屬是一種很好的身教。

我覺得蠻可惜的是我們這組的老師,沒有辦法熟悉他>"<

老師算是獨居老人吧!離開家很久,最後是在老家過世的。過世後遺體被警方發現,冰在冰櫃裡很久。因為在世的時候沒有跟家人聯繫,所以老師的小孩不願意替他處理後事(冰了半年的冰櫃也很貴>"<)最後是法官建議其他的親戚,把老師捐出來做研究,一方便遺愛人間,一方面老師的後事問題會由捐贈單位處理。

法會的時候,老師的姪子還有他的家人有來參加,雖然還蠻客氣的,跟其他大德家屬比較起來也沒有那麼感傷,可是我覺得他們願意處理完全不認識的叔叔的後事已經很好了,畢竟同意書啊,還有跟慈濟接洽等等,也是要花一些心力,撥出時間來處理的吧!

只是要對陌生的老師動刀,那種感覺會有點怪怪的......
[PR]
by Alice_reiko | 2005-10-15 23:16 | StUdY n' ScHoOl
<< 咪咪的生日 事情很多 >>


フォロー中のブログ
ライフログ
その他のジャンル
ファン
記事ランキング
ブログジャンル
画像一覧